博客日记

庆有余村的最后一天

前两天,香港既天气令我以为自己番左加拿大(但唔会咁潮湿)。直至前日,和暖一丁点,天朗气清。马上拿着SONY A7M2加支35CCTV1.7出街试下支镜 (支镜价值HKD200)顺道去探一位朋友。

在东头村一落小巴就见有一位婆婆与孙女在哂床单,这种文化也很少见了所以马上拍下来。

影完后才发现一团人在往下看,8瓜心态令我变成只羊(羊群心态)跟着往下望。就係咁比我见到一个从来不会理会既小村(可能小时候无咁8瓜吧)。也就係咁,比我影到衙前围村的最后一天!

 

简介

衙前围村Nga Tsin Wai Tsuen),又名庆有余村,代表「满溢的繁荣及兴旺」,位于香港九龙九龙城东光道,是香港市区于二十世纪后唯一曾存在的原居民围村,正面临清拆重建。衙前围村曾是九龙半岛历史最悠久的仍然有人居住村落(李郑屋村可能早在东汉时已建村,比衙前围村更早建村),但它的「围」却与新界一般的围村如锦田吉庆围不同。新界的围村是在村外建成一道独立的防御外墙,但衙前围村的「围」却是由村屋的外墙相连而成。根据当地氏族的族谱资料,可以知道衙前围建成的时间,在1570至1574年之间,至今已经历逾400年的历史。

余下两户居民于2016年1月25日迁出,有居住多年的村民表示,对衙前围村即将清拆感到无奈。

历史

衙前围村以陈、吴、李三姓为主,村民自南宋后迁入围村现址一带居住,元朝(1352年)时立村,定名为「衙前村」,多个世纪以来以捕鱼为业。清朝海禁令实施时,村庄被弃,直至1724年,居民在原址重建家园。

今日村庄面向的新蒲岗,昔日仍未填海,村民常受海盗滋扰,因而在村庄加建围墙,故有「衙前围村」之称。村中央正是天后庙,约18世纪或更早时兴建;围村正门有「庆有余」牌扁,村民声称是由皇帝所赐,惟不可考。

全盛时期,衙前围村与沙埔村、衙前塱村、隔坑村、石鼓垄村、打鼓岭村、大磡村,联成一线,合称「衙前围七约」,而当中以衙前围村为众村之首,但都市重建压力下,现时只余下衙前围村得以保留。

二次大战时,日军扩建村庄附近的启德机场,一度命令拆毁衙前围村,但经村民游说后,村庄虽幸保不失,但围墙被拆,墙上的炮台被移走,多棵古树被砍掉。约在20世纪中期,开始有外姓人移入村内居住,村民亦陆续获分配单位而搬离村庄,村庄自此步向衰落。

值得留意的是,衙前围村位于新九龙,根据《香港法例》第1章释义及通则条例附表5而言位处新界,但该村原居民与其他九龙十三乡原居民一样,并不符合新界原居民资格,不可按新界小型屋宇政策申请兴建丁屋。

*以上资料转载于: https://zh.wikipedia.org/zh-hk/衙前围村

村内有一间天后庙,不知会否保留呢?香港呀,就黎无哂历史价值架啦~请支持保育!!!!

那天离开既时后,听见一班长辈就谈这村的历史。可惜,我花名叫长期肚饿无留係度听。

 

如大家想知多D衙前围机既资讯,可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