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记

电玩新风(上篇):创新年轻人趋之若骛‧电玩设计成热门学科

电玩新风(上篇):创新年轻人趋之若骛‧电玩设计成热门学科唐朝的文学家兼哲学家韩愈有句名言“业精于勤,荒于嬉”,许多父母皆奉为圭臬,常常耳提面命孩子要好好用功读书,不要沉迷于游戏当中,免得因此误了一生。但是,换了个时空,这句话又并不完全是否定“玩”的意义,而是强调学习的态度要认真,学习的方法是要思考。玩,还可以玩出一番成就来。玩游戏也可以是事业,是过去老一辈无法想像的事,而今,游戏,这里指的是游戏设计、编製等,即已是城中炙手可热的热门学科,而单单是游戏比赛,亦同样在全球掀起热潮,甚至为胜利者带来丰厚的收入。游戏会让人学坏?游戏会误人一生?用在这个世纪,哈哈,已经是落伍的思想啦!电子游戏突飞猛进的发展,已经从七八十年代停留在游戏乐场、电玩中心、商场大型游戏机时代,逐渐扩大至手机、个人电脑和线上游戏的e时代;从当初必须“特地”到指定地点去打游戏机,到现在只需开启电脑或按下手机电话按键,就可以随时随地、无时无刻玩游戏,这是古人无法想像的事。而打机的形式,也由独乐乐发展到众乐乐,从一个人对着游戏机“单”打“独”斗,到现在可以以一对众,以一伙人对一伙人,甚至更可以与五湖四海内认识或不认识的敌人拚个“你死我活”,就乐趣和满足感而言自然是大大胜过以往。在人人期盼成为游戏玩家之际,又是否想过,其实除了沉醉于玩,你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游戏设计专才,让单单只是玩的乐趣和满足感,进一步扩大、升级?在国外,游戏设计已是一门专业,游戏设计人员得绞尽脑汁设计新游戏,爱创新的人可以从中寻得乐趣,又可以获得高薪收入,确实是教人羡慕的事。国内仅5游戏开发公司在大马,电子游戏设计尚属于起步阶段,然而,它虽然新,却引起不少年轻人的关注和喜爱,不少毕业生、在职者,或者“玩家”,都想一跃成为游戏设计专家,玩得不亦乐乎,玩个精彩。提供数码游戏美术设计专业和数码游戏程序开发专业的游戏学院市场开拓经理陈志杰表示,目前国内的游戏,包括线上游戏、单机游戏、行动游戏例如手机和手持个人数位助理器(PDA)等均属于“急待开发”的领域。他指出,在国内目前仅有的5家游戏开发公司,对这一方面的专才极为渴求。“在现有阶段,由于国内缺乏这方面的人才,在求才而不得之下唯有从国外高薪聘请专才前来。”他表示,根据一项调查显示,在2001年,电子游戏产业的总值为361亿美元(约马币1263亿5000万令吉),在7年间至2008年,其总值已上升至590亿美元(约马币2065亿令吉),前途一片光明。他表示,投身游戏业可以带来丰厚的回酬,而年轻人如果对这一行有兴趣,并不畏艰辛地下苦功研究,前途肯定无可限量。曾是打机族设计中获满足感24岁的张维立曾经是打机一族,每天几乎花6个小时在电脑前大打特打,甚至还试过打上24小时,“现在我已经没有再打机了……与其打机,倒不如设计游戏给别人来打!”以前张维立玩的都是线上游戏,且偏好的是策略性质游戏,享受动脑的乐趣。修读了数个月的数码美术设计,张维立自认从中获得了很大的满足感,只要想到未来的某一天,大家都上网玩他设计出来的游戏,张维立就已经高兴得不得了。父母支持选修学习3D和动画设计最难,但也因为难度越高,所获得的满足感也就越大。“数码美术和平面美术有很大的差别,现在我在学习着3D动画,过程相当辛苦。”张维立的父母非常支持他选修这一门课,上了几个月课程的张维立最担心的是自己的水準达不到市场要求。“我曾经参观过本地一家游戏开发公司,他们对员工的要求不低,如果你具备能力,要成为其中一员并不难。所以现在我经常提醒自己,要不断精进自己,唯有这样,才能在这一行立足。”对前景有点模糊年轻人充满期待无可否认,在现有阶段,很多家长对“游戏”仍抱持负面的排斥眼光,始终觉得这一份职业难登大雅之堂。然而,对新一代的年轻人而言,成为游戏设计专才却是超“酷”的职业,虽不至于人人趋之若骛,但是,它已经在年轻群体中掀起涟漪。两名目前就读于游戏学院的学生张维立和叶美萍在接受《光明副刊》专访时披露,能成为游戏设计员是超酷的,虽然此行业的前景还有点模糊,因为不晓得真实的工作情况,也鲜少听说有哪家电子游戏公司要聘请游戏设计师,但是,他们对此行业仍然充满期待。22岁的叶美萍有着大大的眼睛,一头长髮披肩,乍看,还真像是从电脑线上游戏中走到人世间的梦幻少女,外型很酷。没玩过线上游戏“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因此我目前选读的是数码游戏美术设计,画的不再是平面或2D的画,而是3D画或模型画。”说起来或许你也不相信,叶美萍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打过游戏机,只是跟过朋友到游戏机场或电脑中心“斋看”而己。“我觉得游戏设计这个领域还很新,不是一般的行业。我是浏览网际网络才知道本地有一家游戏学院,所以就从家乡沙巴飞过来报名上课了。”虽然这一个领域在马来西亚还很新,是否有出路还是一个未知数,但叶美萍的决定获得家人的支持。虽然对于未来路向是有一点担心,叶美萍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电脑游戏业能蓬勃发展,对游戏设计人才的需求会很多很广。“当朋友知道我选修此课程时,大家都瞪大了眼,不是吧?一个不打游戏机的人竟然报读与打机相关的课程?其实也没甚幺,只要有兴趣,并知道自己要的是甚幺就行了。”市场公司求才若渴由于电子游戏已变成非常热门的行业,吸引很多年轻人朝这方面发展,美国许多大学在数年前即已开设一个发展电子游戏的副修课程,专门教导有浓厚兴趣的年轻人如何设计电子游戏,这些课程从电玩设计到电玩文化研究一应俱全。陈志杰表示,如今游戏设计领域的市场需求会越来越大,因此“有料”的毕业生不必担心找不到工作!就目前的情况而论,大马总共有20余家游戏营运公司,但真正涉及游戏开发者,则只有大约5间公司而已。“他们极其渴求人才,只要同学们功夫深,毕业后不必担心找不到工作。”製作游戏费时两三年他说,製作一套游戏大约需费时两三年,而涉及的相关方面人才超过百人,因此,游戏设计也是一个讲求合作及团队的工作,唯有互相配合,才有把游戏推出市场的机会。游戏製作由数个条件组成,包括在美术上要求创意、编写程序要合乎逻辑,同时,设计者要保有正确的心态,毕竟这虽然只是游戏,但它的对象却是普罗大众甚至也包括小朋友,因此不能真的当游戏是“玩玩”而已。欧美打机促进亲子活动2009年经济海啸击不垮游戏,反之让游戏业更上一层楼!由于经济海啸袭击全球,很多人为荷包着想,宁可躲在家中,加上A(H1N1)型流感正流行,不如关起门来打游戏机。“大部份人都情愿不出门,因为一出门就要花钱,所以人人宁可留在家中,而在家可以进行的娱乐不外是观赏电视、阅读和打电动。而打电动是三者之中最省钱且可以众乐乐的,因此,自然而然深受欢迎。”在欧美国家,打机已经成为一种联繫家庭成员感情的亲子活动,家人围在电视机前玩赛车,或几个成员组成一队,一起玩线上游戏,这都是促进家人关係的其中一个管道。“但这种和家人一起打机的风气尚未在马来西亚流行,国内家长大部份仍停留在打机不是好行为的思维阶段。没错,一打就几个小时的玩法的确不应该受到鼓励,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只是偶尔玩玩,或每天只是玩玩减压,又为何不行呢?”但陈志杰也不否认,如今有一些家长已对打机的印象大为改观,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家长还会鼓励子女一起打机呢!/副刊‧文:高宝丽‧2009.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