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记

12岁女童独留机场9小时 父亲怒呛东西马双重标准


12岁女童独留机场9小时   父亲怒呛东西马双重标准
旺法迪拉和女儿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合影。

针对12岁女儿遗失儿童大马卡,虽然已有警方报案书和护照副本,但机场保安辅警却阻止登记,导致被迫冒险将该女儿留在机场近9个小时一事,事主旺法迪拉今日表示,他不满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在处理此事上,持有东马和西马之分的标准,机场保安辅警也不懂得通情达理,并且没有标准守则来处理类似案件!

他表示,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应该有一项标准守则,处理跟随父母出门旅游的孩子,在遗失身份证后的问题,以便能在短时间获得有关当局证件,让他们获准登机。

他继称,根据公共航空局于2017年1月11日所召开会议议决,西马半岛内往返航班乘客,可以使用警方所发出的报案书,作为登机身份证明;但东马和西马之间的往返航班乘客,则不被允许如此。

“为什幺西马半岛内可以使用身份证遗失后的警方报案书登机,从西马飞往砂拉越就不能?更何况砂拉越有移民自主权,砂拉越移民厅总监肯拉本当时已经答应让我女儿入境,为何机场保安辅警不允许登机?”

他强调,一切必须按照法律赋予的权力来考量,尤其是属于砂拉越的权力。

他认为,这类事件在机场肯定很常发生,有关当局应该设立一个部门专门处理类似事件,让游客尽快解燃眉之急,而不是求助无门,必须花上更多金钱和时间来解决。

提及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的文告指出,12岁女儿与一对老夫妇在下午1时48分左右离开了机场一事,旺法迪拉表示,当时是寻求在机场的非亲属帮忙照看女儿,女儿确实被迫独自滞留在吉隆坡机场。

他遗憾表示,机场保安辅警对此没有提供任何援助,导致他必须额外花费1000多马币来处理此事。他说,砂拉越政府的高层已经了解此事,将会着手跟进此事。

也是砂州教育局管理与发展部主任的旺法迪拉是于今日接受本报记者的询问时,如是回应。

事缘,2017年12月31日,旺法迪拉与12岁女儿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预备乘搭下午1时40分班机,飞往古晋,但是在登机之前,发现女儿遗失儿童大马卡,当下立刻向机场警方投案报失,然后要求机场保安辅警根据报案书作为身份证明给予登机,但却遭到拒绝,导致12岁女儿被迫独自滞留机场长达9小时。

据称,旺法迪拉当时除了出示警方报案书,还用手机出示女儿护照的副本和出生证,但是机场保安辅警坚决要求必须出示正本,然而旺法迪拉当下根本无法立刻拿到正本。

旺法迪拉同时还致电砂拉越移民厅总监肯拉本、古晋国际机场官员等人寻求协助,但无法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成功交涉,机场保安辅警坚持要求旺法迪拉拿出砂拉越移民厅所发出的身份证明文件,才能放行。

由于距离班机起飞时间已经非常接近,旺法迪拉唯有让女儿留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自己飞回古晋取得女儿护照正本,乘搭傍晚5时40分的班机飞回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带女儿通关,乘搭晚上10时35分的班机回古晋。

此事经由旺法迪拉发布在脸书表达不满,获得网络媒体“砂拉越之声”的报导,引起高度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