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记

39人命丧英国背后中国偷渡客写成的血泪往事(图)

比利时第二大港口泽布吕赫(Zeebrugge)位于英国对岸,最多时一年装载过280万辆汽车、处理数不清的易腐蚀食品,日夜吞吐近四千万吨总货物。集装箱如庞大的乐高玩具零件,被拆散后推上货轮,一般被用来运输花草或是新鲜农产品——如果冷藏,集装箱温度将设置为-5℃;如果冷冻,是-25℃。常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但其中白色长方形的那个,正藏着39个人。

这是欧洲大陆通往英国最便捷的港口之一。至少35名阿富汗人和60名中国人曾和他们一样,钻进集装箱,试图抵达对岸。前者1人死亡,后者58人死亡。

当地时间10月22日2点49分左右,白色集装箱抵达泽布吕赫港,下午晚些时候,货轮启航;集装箱在英吉利海峡漂泊10小时左右后,当天午夜零点左右抵达英国泰晤士河畔的埃塞克斯郡(Essex)普福裏特港(PortofPurfleet)。监控录像显示,大约35分锺后,一辆红色斯堪尼亚牌卡车接管了它。这是英国和比利时警方调查的初步结果。

10月23日淩晨1:40分,埃塞克斯郡的工业区东大街附近,红色卡车司机莫裏斯·罗宾逊打开集装箱——货箱隔音且寒冷,製冷机组正在运转——31名男性、8名女性在裏麵,其中一名是女童,没有任何生命体征。

当天下午,英国警方确认,遇难者均为中国公民。英国媒体称,他们在零下25度左右的集装箱内至少待了15个小时。目前,这39人身份尚未确定。

据镜报报道,艾塞克斯警方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中国蛇头。

“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场悲剧有多大,39人觉得没有比坐进这辆卡车后麵更好的选择了,(但)很明显,这场悲剧已经以绝对悲剧收场了。”英国红十字会紧急通讯代表马修·卡特说,有人告诉他的同事,这是30年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困难的事情。

今天上午,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最新回应,称使馆已与英国当地警方取得了联係。英国警方表示正在核实遇难者身份,尚无法确定遇难者是中国国籍。但不管他们来自何方,都没有机会抵达终点了。

39人命丧英国背后中国偷渡客写成的血泪往事(图)

金属棺椁

卡车司机莫裏斯·罗宾逊来自英国北爱尔兰阿马郡,25岁,眼窝深陷,络腮胡到耳根,从事卡车运输工作5年。他在社交媒体裏的标签之一是“爱尔兰冰柜侠”。

卡车是他最常晒的物件之一:他偶尔发布,“卡车有空”,在周末可以从伯明翰捎东西回家;牌子几乎都是斯卡尼亚,型号不同,一辆白色的亮着前灯;一辆蓝色,顶着漫天乳云;还有一辆是红色,型号R620,出现在今年1月末的图裏。“仍在赚钱!”他在照片下加了个“酷”的表情——大概9个月后,一辆跟照片中相似度极高的卡车,载着一场震惊世界的噩耗,出现在各大新闻媒体的图片裏。卡车的注册地在保加利亚,归一家爱尔兰公司所有。

罗宾逊的父亲拒绝了媒体采访,亲戚也表示“很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但根据他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信息,他的卡车常常出现在从北爱尔兰斯特兰拉尔到伦敦的公路上:2015年圣诞节前夕,他从伦敦某个垃圾中心出发,一路欣赏“迷人的伦敦”,目的地是斯特兰拉尔的轮渡公司P&O。这家轮渡公司在英国五个区域都有营业点,2014年8月,其拥有的商业船在埃塞克斯的港口就曾出过一次人命:一名40多岁的阿富汗男子尸体在集装箱内被发现,另有34名幸存者。

10月23日淩晨,罗宾逊的卡车驶进埃塞克斯的工业园区,他的朋友对《每日邮报》记者说,“当他(罗宾逊)打开集装箱看到所有的尸体时,绝对吓坏了,随后打电话给救护车,然后报了警。”

39人命丧英国背后中国偷渡客写成的血泪往事(图)

一位出租车司机住在工业园区附近,35岁,20年前为了躲避阿富汗战争来到英国,据CNN报道,他的儿子11岁,得知出事的集装箱裏有个孩子,“心都碎了。”

罗宾逊因涉嫌谋杀而被捕。下午4点左右,警方开始将尸体从卡车转移到太平间。首席执行官约阿希姆·科恩斯告诉比利时佛兰芒公共广播电台VRT,人们“非常经常”在泽布吕赫港口的拖车裏被发现,而港口总经理和泽布吕赫市长均表示,这些人是在运抵港口之前被装上渡轮的。《南华早报》称这辆卡车据信来自保加利亚,但保加利亚外交部表示,目前还无法确认这辆卡车是否从保加利亚出发。

据《每日邮报》报道,警方正在调查死者是否被一个来自北爱尔兰的犯罪团伙贩运到英国,然后将他们作为奴隶卖给美甲店、妓院、按摩院、餐馆等。目前警方已突袭了北爱尔兰的3处房产。

金属棺椁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裏麵是尚未探清的罪恶。英国首相鲍裏斯·约翰逊称这一事件是“不可想象的悲剧”。“人类中所有这样的商人都应该被追捕并绳之以法。”据BBC报道,许多国会议员星期三在下议院推测这一事件与人口贩运有关,但警方尚未证实这一说法。

集装箱对偷渡者来说并不陌生,曾是搏命的赌注。2000年,英国多佛港一辆卡车的后部发现了58具中国人尸体。白色奔驰卡车上的集装箱是一个製冷装置,喷出的空气是温暖的,散发着恶臭。半明半暗的光线下,58具尸体杂乱地躺在七箱西红柿中间的金属地板上。这成了一位警察“挥之不去的噩梦”。卡车同样从比利时的泽布吕赫开来。由于司机在应付警察检查后,没有打开通气口,60名偷渡者中58人窒息而死,他们大部分来自福建福清和长乐等地。

“九十年代那会儿这种事不罕见。”已经合法移民海外的福建人林震说,集装箱是偷渡者们最依赖的偷渡工具,最大的长13米多,裏麵通常装三四十人。货轮上,偷渡者们吃喝拉撒都在裏麵,往往要在海上漂一个多月,干粮提前带好,水后续有人提供,无论发生什麽也无法和外界沟通。“人很容易被憋死,但你既然选了偷渡这条路,一旦上了船,命就不是你的了。”

39人命丧英国背后中国偷渡客写成的血泪往事(图)为防止偷渡,一名法国警察在检查集装箱

为防止偷渡,一名法国警察在检查集装箱

偷渡者,三分天注定

2000年多佛惨案过去数年后,58名中国人的同乡们依然没有停止他们的旅行。49岁的长乐蛇头许姐,曾在2002年组织4人偷渡出国。其中3人準备从深圳出境偷渡英国,支付了37万元,但均未成功。另一个人通过商务考察签证前往俄罗斯再转道偷渡比利时后,许姐收到了其家属支付的13万元费用。10年后,她被福建警方逮捕。

许姐只是这个庞大偷渡组织中的一环,她的上线“阿东”,案发时依然身分不明。类似的团伙组织中,不乏泰国、中国台湾等境外人士。许姐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1.5万元。

以“偷渡”和“英国”为关键词,《极昼》在裁判文书网裏检索出十份判决书,蛇头们大多来自福建,小学或初中文凭,没有固定职业,选用的模式大体相同,在拿到押金后,将人带出国境,并与偷渡客的亲人办理联名存款,等待事情成功,就可收到尾款。

来自福建福清市的老张绰号“矮子”,小学毕业,没有固定职业。2018年2月,“矮子”收取了2名人员的护照、身份证複印件等材料,交与了另一名同案人。一个多月后,相关手续办好,定价25万元。偷渡客拿到了土耳其签证和伪造的澳门居民护照,听从“引导员”的安排,先在上海浦东机场出境至土耳其,再乘机偷渡入境英国。

每偷渡一人,“矮子”会先收取1万元作为押金,如果入境成功,剩余24万元会经由偷渡客的亲属汇入他的银行卡。

蛇头走的路线各不相同。有人从广州出境前往约旦,最终成功偷渡到了英国;有人以旅游为名义,从内地转道澳门乘机,再前往马来西亚转机;还有人选择出境澳门后转道韩国,再入境英国。中转站还包括土耳其、拉脱维亚、斯洛伐克和乌干达。

在福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能讲出些跟偷渡有关的故事。林震是福州福清人,40来岁,家族裏的“偷渡传奇”是远房表哥。1990年代末,表哥被蛇头带去英国,三个多月杳无音讯。“按规矩到之前不许和家裏联络,当时都以为人可能没了。”林震说,后来表哥从英国打电话来报平安,描述了偷渡路线:走沙漠到俄罗斯,从俄罗斯转东欧小国,一路走走躲躲,交通工具坐了个遍,甚至有拖拉机,路线几乎横穿整个亚欧大陆。而表哥也从此在英国留下,呆了十几年才回家。

蛇头早年十分受尊敬,当地老话“蛇头比锄头多”,通常一起买卖参与者不止一个,偷渡者都会被“倒卖”好几手。林震回忆,每个“站点”都有接应人,费用按蛇头贡献值分配。偷渡客在集装箱裏,货轮行驶到公海,有小渔船来接,但渔船载客量有限,20多年前还发生过超载沉船。“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拚。任何国家包括你想不到的小国,每个地方都有福建人。”从小被教育“贫穷是可耻的”,林震说,早年“偷渡借钱没有不借的”,一旦有命到了国外,钱肯定能还上,而且就此翻身,“也算是种投资”。

林震如今已经无法理解“搏命式”的偷渡,“经济差距没有那麽大了。”但蛇头们依然有利可图。2014年11月以来,深圳市罗某指使中介拉拢偷渡人员,伪造工作、银行存款等证明,在香港办理签证,共组织了21人偷渡至英国打工,最终将50万元收入囊中。直到三年后,警方搜出了罗某的银行卡、存折、伪造印章、账本、手机等物证,事情败露,他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处罚金10万元。

偷渡“生意”分工明确。有人负责收取偷渡人员的材料,用于办理签证;有人负责联络製假人员,伪造护照、出入境验讫章;有人则安排“带工”,在境外负责偷渡的具体事宜。

2014年7月,49岁的阿阳与多人共谋了一次偷渡,同案人郑某为其中20名偷渡人员拍护照照片,并以一枚50元的价格,克製了43枚伪假出入境验讫章。他们为21名人员编写身份信息,购买出境机票,并带领11人出境乌干达。之后,他们再持伪造的马来西亚、台湾旅行证件转道意大利,最终偷渡至英国。

两年来,共有46名偷渡人员参与其中,27人顺利出境,19人被挡了回来。一名证人在笔录中写到,从广州至乌干达,用的有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去意大利用的是台湾旅行证件,购票皆用微信联係阿阳,现金付款。另一名证人说,阿阳会到一家国际快递点寄护照、身份证、印章,“都是寄到国外。”

事情往往没那麽顺利。后手续一旦跟不上,偷渡客就会滞留在这样的“中转站”。2000年6月,4名偷渡人员被安排出境,在马来西亚待了两年后才回国;2004年,8名人员从满州裏出境到乌克兰时,被当地组织者扣留,被要求缴纳5万元赎金才能赎回。后来,“蛇头”与亲属各出一半,才将7名偷渡人员赎出回国,仍有一名人员下落不明。

39人命丧英国背后中国偷渡客写成的血泪往事(图)福建长乐潭头镇,63岁的黄立焕看护他的孙子、孙女还有亲戚的孩子,这些孩子都是英国或者美国公民。他们的父母偷渡后生了他们。

福建长乐潭头镇,63岁的黄立焕看护他的孙子、孙女还有亲戚的孩子,这些孩子都是英国或者美国公民。他们的父母偷渡后生了他们。

死亡之旅

从比利时的泽布吕赫港前往英国的埃塞克斯郡,5年前,一起偷渡悲剧几乎与这条路线重合。

2014年8月,在英国埃塞克斯造船厂,工人正在装卸货物,有人在一艘P&O公司的货轮上听到了集装箱裏的“尖叫声和砰砰声”。这些偷渡者来自阿富汗,最小的1岁,最年长的72岁。因体温过低和严重脱水,他们被送往医院,不幸的是,一名40多岁的男子死亡。它们同样来自比利时的泽布吕赫港。

某种程度上说,移民就是人类的商品。据媒体报道,四年前,比利时司法係统揭露了一个複杂的人口走私网络,该网络向数百名旁遮普人收取约2万欧元的费用,让他们持伪造的签证经由莫斯科前往比利时,再从布鲁塞尔出发,被藏进开往英吉利海峡隧道的卡车裏。布鲁塞尔黑帮头目贾格迪什·库马尔当年23岁,至少策划了三年的生意。

为了抵达理想中的彼岸,偷渡者将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塞进一个又一个密封的铁皮箱。

国际移民组织统计,过去20年,至少6万人倒在移民路上。这还仅是公众能看到的,很多不为人知的案例根本无法被记录。

媒体留下了很多人的最后时刻。2005年,英国布兰斯顿的仓库员工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经过调查,他们在一个商用锅炉的木製运输箱中发现了两具尸体。这些木箱由意大利北部运出。工人们发现时,两具尸体躺在一堆锅炉裏。警方称,尸体严重腐烂,爬满了蛆。

2015年,一辆满载来自中东和阿富汗难民的卡车被遗弃在奥地利道路旁,被发现时,车中71人均窒息身亡。这起极端恶劣的案件在今年6月20日才作终审宣判。4名主犯均判处终身监禁。据起诉书称,犯罪组织头目为人口走私活动提供资金,并在同伙帮助下把非法移民运往欧洲国家。

2016年4月,一名18岁的库尔德男子试图攀爬一辆卡车车底,据媒体报道,他曾在敦刻尔克难民营生活了6个月,试图去曼彻斯特找叔叔;同年10月,一辆从法国入境的卡车到达肯特郡(Kent)之后,车上发现了一具疑似难民的遗体。

但即使到达目的地后,偷渡者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徐子珊在英国伯明翰留学,伯明翰中国城裏偷渡者甚多,“护照一撕,端盘子洗碗黑10年,拿了永居大家就都一样了。”徐子珊说,但一些年长者歧视福建人,给他们贴上“偷渡”标签。

有时,偷渡者们“永远上不了岸”,蛇头们会控製他们的人身自由,把他们当作廉价劳动力买卖,“赚一份偷渡的钱,再赚一份贩卖的钱。”福建人林震说,现在的偷渡者们技术先进,可以激光扫码换掉护照照片,价格大概在四五十万左右。

邓肯•刘易斯律师事务所的苏莱哈•阿裏接受《卫报》采访时,也提及了很多受害中国公民,他们都是非法交易受害者,前往英国为了偿还赌债,在某些情况下,男人可能会把妻子送到英国工作以偿还债务。她的很多客户都是坐飞机来英国的,他们可能在机场被接走,然后被直接带到妓院或餐馆,在那裏被迫工作。他们挣来的所有钱都被用来偿还债务。

“我今天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得知埃塞克斯事件发生后,英国移民者艾哈迈德·拉希德在推特上写道,这让他想起了当时的旅程,“我们被困在卡车、油罐车和冷冻箱裏,裏麵装着肉和鸡肉,几乎要冻死。”

据英国《卫报》报道,拉希德四年前从叙利亚前往英国,他曾把自己装进一辆有注射器和药品的卡车,逃离了伊朗;又从法国逃离,在卡车裏躲过15个多小时。“英国意味着安全。”他说,“不幸的是,那些在埃塞克斯被发现死亡的人,他们希望到达安全地带的愿望没有实现。”

39人命丧英国背后中国偷渡客写成的血泪往事(图)英国埃塞克斯郡,人们在发现货车的地方献花悼念死者。

英国埃塞克斯郡,人们在发现货车的地方献花悼念死者。

消息快速蔓延到留学生群裏,事发地偏远,“从伦敦感觉那裏,就像从北京国贸感觉燕郊。”留学生们甚少与埃塞克斯工业区发生交集,偷渡是更遥远的词,有人对死者身份好奇,在英国媒体报道遇难者均为中国公民后,也有人无法接受,“现在国内赚钱也不少,全部都是中国人,到底发生了什麽?”

据《每日邮报》最新消息,嫌疑人司机罗宾逊仍被关押在埃塞克斯郡某警察局,警方已将39具尸体中的11具转移到当地医院,调查仍在继续;而(罗宾逊)支持者们声称他受到了警方的不公平对待,要求释放他的请愿书已经达到5000份。罗宾逊的社交平台上,有人为他抱屈,话题标签加上了“替罪羊”。

留学生徐子珊曾亲曆一起偷渡者检查。去年冬天,她跟着旅行团坐大巴,从巴黎回伦敦,车程大概一两个小时,到港口再转轮渡。车上大概几十个人,除了一个马来西亚家庭外,全是中国人。早上五六点锺,司机拿着手电在车下检查,用一根一两米长的大铁棍在车身底扫——这是防範偷渡者最有效的办法之一,两个黑人躲在车底,用黑色塑料袋裹住身体,被赶了出来。

徐子珊说,司机司空见惯,凶了他们一顿,没有报警。但车上的人大多没见过这样的场景,全都扒着窗口看,“都(看)傻了!”还是清晨,旅客们睡眼朦胧,齐齐目送两名偷渡者,迅速消失在楼影天光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震、徐子珊为化名)

:39人命丧英国背后中国偷渡客写成的血泪往事(图)